精品論文

古詞新唱——《春江花月夜》的教學運用

鄒小慧

(南通大學藝術學院,江蘇 南通 226000)

【摘要】有東方神韻之稱的《春江花月夜》凝聚著中國幾千年的文明,深受世界人民的贊揚與喜愛。它本是一首民族管弦器樂,而怎樣從新的角度、用新的方式去闡釋和表現中國古典音樂的精華,徐景新的聲樂隨想曲《春江花月夜》的成功改編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文章重點從歌曲改編及其背景、如何教學等方面進行具體的分析,從而獲得了中西音樂元素融會貫通的認知以及應該弘揚民族音樂之魂的啟迪。

【關鍵詞】古詞新唱;《春江花月夜》;教學方式;演唱要點

一、 《春江花月夜》及其背景

(一)作者簡介

張若虛(約 660 ~約 720),生卒年、字號均不詳。揚州人,曾任兗州兵曹。與賀知章、張旭、包融號稱吳中四士,唐玄宗開元時尚在世。張若虛的詩,現僅存二首于《全唐詩》中。在唐代,幾乎沒有張若虛的詩集傳世。不僅他的生平事跡少之又少,他的詩作也長期湮沒無聞, 直到明嘉靖年間, 李攀龍選編的 《古今詩刪》才收錄了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在此時,張若虛及其杰作的命運開始扭轉。及至清代,張若虛的詩聲似乎更好些,有關唐詩的重要選本,比如季振孫《唐詩》、徐增《而庵說唐詩》等等中都寫道:“其詩語言清新優美、描寫細膩、清麗開宕、音節和諧、澄澈空明,在初唐詩風的轉變中有重要地位。”

(二)后世影響

這是一首號稱“孤篇蓋全唐”的名詩。《春江花月夜》沿用樂府舊題來抒發真摯感人的情感, 這種離別情緒既富有哲理意味,又淡然雅致、不落俗套、婉轉悠揚,洗去了當時宮體詩的脂粉感,給人一種典雅、澄澈、清麗、空靈的感覺,該詩中的“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和“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等筆筆皆是描摹細膩、

融情于景的極佳詩句。

二、在教學中如何運用

(一)咬字

歌唱是語言的特殊表達形式之一,有時候甚至比語言本身更加能夠表達人的思想感情,想要準確地表達作品,清晰的咬字吐字是相當重要的。 咬字和吐字的器官, 包括唇、 舌、 牙齒和上腭等,因為這些器官活動時的不同位置和不同著力部位,所以形成了輔

音和元音(即語言)。聲樂套曲《春江花月夜》的歌詞雖然來源于古詩《春江花月夜》,但是與原作還是有很大區別的。雖然是簡單的幾句歌詞, 但卻是對古詩詞的高度提煉和意境的精準概括。歌詞雖然不多,但要準確地演唱出來卻不容易,尤其是在用美聲方法歌唱時,先把歌曲要表達的內容交代清楚,這就要求演唱者把歌詞唱得既準確又清晰,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字正腔圓”。還應根據漢字的語言和語義特點,在演唱中做特殊的加工。同時演唱者的情感、愿望及舞臺感覺很大一部分與不同演唱者的不同心理因素有關。在演唱時,可以依據作品的整體風格酌情加入一些裝飾音, 如倚音、 滑音等, 以求更完美地烘托出古曲的風格和意境。因此,準確又細膩的處理,會使整個演唱更有張力與藝術表現力。

(二)氣息

眾所周知,氣息是聲音的動力,所以在演唱時,氣息的正確使用是相當關鍵的。如前兩句“江上明月升,江畔花如錦”要一句一呼,使用的呼吸應較深較長,而第三句“春潮隨波千萬里”最好是一氣呵成, 如實在氣息不夠, 可在 “隨” 字后快速偷一口氣,如在“潮”字后換氣,則會破壞句子的連貫性,同時還要注意正確的歌唱姿勢,氣息就會平穩得多。第四句“夜色沁人心”應用一口氣完成,運用氣息的保持力量,將氣息有機地控制。而接下來的“啊字非常具有抒情性,演唱時氣息要吸得深,才能有力地支持“啊”字,使聲音洪亮,并且富有穿透力。隨后的花腔唱段是整首歌曲的難點與精華所在,同時也是最需要氣息支持的樂段。在演唱時,注意氣息要吸得快且深,同時運用要靈活,但聲音位置要高,否則花腔唱出來就會顯得笨重,演唱者自身也會感到力不從心,影響接下來的演唱。

(三)情感

作品取材于張若虛的古詩《春江花月夜》,所以演唱者在處理歌曲時,也要注意遵循原作所蘊含的思想感情和意境。張若虛通過對一系列自然景物的描寫,不僅贊美了大自然的秀美風光,更是融情于景,表達了對美的追求和對人生哲理的渴望。演唱者要運用這種美好情感來進行作品的演繹。歌曲一開始,是處于相對平靜的階段, 要平鋪直述, 好像自己正被眼前美好的景色所吸引,演唱時要將這些內涵一一展現出來。在進入第二部分后,則要在音色與情緒上與前面形成對比,靈動的音符顯示出了一種歡快的情緒。在演唱該部分時,要將情緒調動起來,以流動的演唱仿佛賦予了景物鮮活的生命力。歌曲的最后一段是全曲情緒的高潮部分,雖然在旋律上是 A 段的重復,但是它所包涵的思想內涵已經升華,在這些看似平靜的美好景色中,蘊藏的是一種熱烈而深沉的情感。演唱時不要過于宣泄,要特別注意這種內斂的情緒表達。

(四)音色

這首《春江花月夜》表現了作者對音的唯美追求。它不僅有濃郁的古曲氣息,還有著深厚的民族風情。演唱時,音色既要明亮又要相對厚實。在引子部分,有一個大二度前倚音(sol-la,re-do),在演唱時應盡量使聲音具有穿透力,宛若吹簫一般悠揚且婉轉,將聲音往遠送。進入主題部分的四句歌詞,共有十三個小節的旋律,演唱時要用高位置吟唱,在音色上要通透且收放自如。筆者認為,歌曲的 B 段雖然是演唱時最難把握的部分,卻也是最能夠讓演唱者充分發揮的一個部分。 在后面大篇幅的歌曲旋律中,只有“啊”和“啦”作為歌詞,演唱者需要完全靠聲音和旋律的變化來表達歌曲意境, 所以一定要把握住音樂中的每一個細微處,尤其是在聲音強、弱的力度對比上,還要注意頓音、長音的區分。在隨后 30 小節中,聲音需在力度上又一次與之前形成遞進式的層層推進,情緒更加激烈,氣氛更加活躍,表現出一種類似舞蹈的熱鬧場面, 這時, 聲音在強弱上的處理會突出旋律的韻律感。 而后,聲音要適當削弱、平穩,與尾聲做好銜接。

參考文獻

[1] 羅小平.趙元任對聲樂創作中詞曲關系的見解及其實踐[J].中央音樂學院學報,1985, (3) .

[2] 戴勇.論民族聲樂作品中古代歌曲的演唱與表現 [J].樂府新聲(沈陽音樂學院學報) ,2010, (2) .

[3] 汪琦.古歌時代聲樂藝術的歷史價值和現代啟示 [J].藝術評論,2009,

扑克牌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