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論文

18 世紀民主的歐洲與古典主義音樂

肖 瀟

(湖南科技大學,湖南 湘潭 411100)

【摘要】18 世紀的歐洲涌現出了海頓、莫扎特、貝多芬等顯赫卓著的大師,這些古典主義的大師們也成就了那一時代人類民主、自由運動的輝煌。

【關鍵詞】18 世紀;歐洲音樂;古典主義音樂;啟蒙思想

歐洲音樂的發展在14世紀到16世紀經歷了文藝復興的繁榮,17 世紀富麗的巴羅克時期后,18 世紀的整個歐洲古典主義大放光彩。從 17 世紀起,科學獲得了巨大的發展,啟蒙主義學者廣泛地批評了歐洲國家的政治和宗教體制,因為它限制了人民的自由,這直接對從來神圣不可侵犯的君權和教權提出了直接的挑戰。在啟蒙主義思潮“自由,博愛,平等”這一響徹整個歐洲大陸的呼聲感召下,越來越多的藝術家日益覺醒,他們具備著越來越強烈的個人、自由意識與崇高的人道主義精神。在歐洲 18 世紀紛繁的大舞臺上,主要由德奧的杰出音樂家所組成的古典樂派也在譜寫著歐洲音樂史上絢麗的篇章,音樂家作為社會進步階層的一部分,他們的敏銳感覺和豐富感情當然不會錯過這一變革時代的進步弦音,在他們的創作活動中自然都有體現。例如,從海頓、莫扎特到貝多芬,從他們的人生軌跡和創作

軌跡中便很好地體現了當時時代的脈搏。民主、自由的思想在一向由貴族庇蔭的音樂家身上,突出地表現為他們相繼擺脫了對“恩主”即貴族的依賴,音樂家的社會地位和個人意識提高。出身卑微的海頓青年時期就由于他出眾的才華受到貴族的注意,邀請他到自家的樂隊中服務,此后海頓便開始了他主要在貴族私人樂隊中服務的生涯。且海頓比較幸運地得到了艾斯特哈齊家族先后兩位熱愛藝術的親王的賞識,為他提供了理想的創作、生活環境,在此期間,海頓也不負所望地為他的委托者寫了一百多首交響樂和幾十首弦樂四重奏。這些作品在海頓的創作中占主要地位也取得了不少成果,如他對交響樂體裁的有益探索,確立了四個樂章的套曲形式,初次采用快板、奏鳴曲式寫作具有與之前貴族沙龍氣質不同的緊張快速、 熱烈歡快情緒特征的第四樂章。80 年代的《巴黎交響曲》我們已經看到海頓的創作趨于成熟。當中都體現著在一個新的啟蒙時代,由于社會精神氛圍的變化對作曲家創作的影響,特別是 90 年代后,海頓晚年的創作似乎更為重要。而 18 世紀 90 年代,正是法國爆發資產階級革命,歐洲巨變,海頓的生活也發生巨大轉變的時候,在啟蒙思潮影響下,海頓離開了公爵的宮廷,從奴仆成為了可以自由創作和行動的自由音樂家,并開始專為資產階級的民主的音樂生活從事創作,他的交響樂創作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并且寫成了清唱劇 《創世紀》 《四季》以及大量其他體裁的音樂作品。海頓為當時的英國社會所作的《倫敦交響曲》以及后來的《牛津交響曲》,代表了他交響樂創作的最高造詣。 在海頓的音樂中, 我們可以顯感受到那種樂觀、 爽朗、質樸與崇高,這與他是屬于大革命前的人物及他思想中的古典人

道主義精神相吻合的。接受啟蒙主義思潮的洗禮,擺脫對恩主的依賴,追求個人的自由發展,無疑對藝術家意味著一種新的提升。海頓曾說:“不再做一個被束縛的服役者了,這樣一種感覺就能抵消一切勞困。”與海頓同樣,莫扎特不顧父親的極力阻止與薩爾茲堡大主教決裂后,在維也納度過了他異常艱辛的,創作上最重要卻也是他短暫生命的最后十年。作為神童,莫扎特的音樂思維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他的音樂中最為打動人心的精神特質卻是與他成長的經歷,從小周游過歐洲接受過當時進步的啟蒙思想密不可分的。天才作曲家在離開長期禁錮他的宮廷后,曾在信中寫到:“我不曾知道我是個宮廷仆役,這對我是個危險。人總有個自尊心,我雖不是伯爵,可是比起某些伯爵,我可能有著更強的自尊……”1785 年,莫扎特將被拿破侖稱為“行動起來的革命”的法國作家博馬舍的喜劇《費加羅的婚禮》譜寫成歌劇,在這部歌劇中,莫扎特不僅一改以往貴族階級為主角的常規,并且熱情地頌揚了第三等級勞動人民的智慧和膽識,尖銳地諷刺了貴族階級的虛偽、荒淫和丑陋,豐富、深刻的內涵加上動人、爽朗的音樂成就了《費加羅的婚禮》在整個歌劇史及西方音樂史上的輝煌。而貝多芬從最初對貴族階層還抱有天真、美好幻想的藝術青年, 到后來積極頌揚民主、 自由, 不向權貴、 命運屈服的激昂斗士,走過了他坎坷、富于戲劇性的人生,也恰恰見證了歐洲大陸上轟轟烈烈的革命發展的浪潮。貝多芬的《降 E 大調第三《“英雄”交響樂》,是標志他的創作完全成熟的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同時也在交響樂發展的歷史當中占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該作品便是作曲家受到法國大革命洗禮的直接產物,并且開創了交響樂這一器樂體裁被用來表現重大社會事件的先河,使其充滿了現實主義的內容、深刻的思想、強烈的表現力,不僅大大提高了交響樂這一音樂體裁的社會意義,同時也帶來了音樂形式上的諸多創新和變革。貝多芬雖由于其個人原因經常出入于貴族們的府邸,也曾沉醉于與貴族們密切的交往中,但在他內心深處自由、平等的意識促使貝多芬與當時知識界進步人士聯系緊密,中學沒有畢業的貝多芬,在波恩大學注冊旁聽過對法國 1789 年資產階級革命熱情贊頌的施奈德教授的課程,廣泛接觸了歌德、席勒等人的進步思想并與之私交頗深,這些都對作曲家影響深刻。在貝多芬的另一部交響樂的傳世之作《d 小調第九“合唱”交響樂》中,作曲家直接選取了席勒的原詩《歡樂頌》作為人聲大合唱的部分,激情地頌揚了通過不屈不撓的斗爭和歷經苦難最終到達歡樂實現自由的理想。在貝多芬的思想中也體現著較為深刻的人道主義思想,他曾說:“如果我們祖國能再富裕一些的話,那么我將只為了窮人的福利而演奏我的藝術。哦!那是多么幸福的時刻啊!”然而現實的殘酷、個人生活的種種不幸與苦難不斷沖擊著作曲家,與他對民主、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形成的強烈反差也構成了貝多芬充滿矛盾斗爭的一生。從海頓、莫扎特、貝多芬三位古典主義時期的大師的個人經歷、思想軌跡中,從他們的音樂作品本身及其表現的內容思想中,由被動到主動的變化中,我們可以看到 18 世紀一脈相承、逐漸上升的人們對個人價值實現的人生追求,對民主、自由、博愛的人道主義啟蒙思想的追求,及其對后世的深遠影響。18 世紀的歐洲涌現出了海頓、莫扎特、貝多芬等顯赫卓著的大師,這些古典主義的大師們也成就了那一時代人類民主、自由運動的輝煌。

作者簡介 :肖瀟(1982-) ,女,湖南湘潭人,湖南科技大學藝術學院講師,音樂學碩士。

扑克牌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