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論文

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探析

苗芳舒

【摘要】黑龍江地處邊疆,自古為少數民族聚集之地,生態原始,人口稀少。這片神秘的土地一直為外人所向往,在未經開發之前,黑龍江流域的發展是緩慢的,是自然的。漁獵為這片富饒的黑土地主要的生存方式,盡管民智未開,甚至茹毛飲血,但是在古代這片美麗的土地上就產生了非常豐富的音樂文化,也奠定了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特色。鑒于研究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的研究很少,文章針對這樣的情況進行了一次有針對性的研究,以便更為豐富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研究的內涵。

【關鍵詞】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音樂系統;藝術品質

 

首先我們需要明確的一個概念就是古代。實際上黑龍江被歷史所著重記載是發生在遼金時期, 大型的朝代建立和政權的形成。這個時期的音樂文化可以說達到了古代黑龍江流域音樂的頂峰,可以作為古代該地區音樂文化的代表,少數民族音樂經過多元的

融合和交流逐漸走向了成熟。如果我僅僅是確定遼金時期的流域音樂文化為其主流的話,我們的研究和探討范圍可能就會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這個局限的范圍中,我們能夠確定的就是流域古代音樂的成熟期,但是卻忽視了一定程度發展期和萌芽期間的內容,我們可以具體地把握住這幾個方面的內容,包括我們對古代的認知,對古代文化的認知,這對我們探析這個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發展脈絡和發展程度都具有很強的指導性意義,是我們了解和明確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重要時間結點, 只有從原始的、原生態的、萌芽的、起步的各個階段來進行探索,才能夠不斷提供足夠的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探析的基礎,才能夠不斷揭示在整個發展過程中我們所能夠感知的問題、所能夠感受到的音樂文化。 所以, 我們對古代的認識就是以遼金為一個重要的時間結點,將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分為萌芽期(遼金之前)、音樂文化成熟期(遼金時期)、音樂文化發展期(遼金后)

一、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萌芽期

研究遼金以前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相關資料非常少,而且非常零散。比如涉及到的民族就非常復雜,且這些民族遺留下來的史料非常有限。音樂文化產生于少數民族的生產生活,很多音樂形式都直接脫胎于少數民族的集體活動,比如狩獵、祭祀、迎親等等活動,這些都是基本的民族文化形式,而音樂文化正是脫胎于少數民族的日常生活文化。我們對萌芽期的音樂文化做了具體而細致的總結,認為這些脫胎于日常生活的音樂都具有一定的特征。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具有尚武氣息。遼金能夠成為稱霸一方的少數民族政權,這與其民族的尚武習俗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同時,遼金前的音樂文化也具有這樣的素質。我們基本上可

以說明的情況是,尚武的生活習慣為黑龍江流域的音樂文化奠定了歌舞的氣氛和情結,歌舞作為聯系武術的一種方式被應用到日常的操練當中,《北史·卷九四·勿吉傳》記隋開皇初文帝設宴招待勿吉使者:“使者與其徒皆起舞。曲折多戰斗容。”這段史

料的記載充分說明了其歌舞的形式與內容,使其音樂文化帶有極其濃郁的戰斗和圍獵的緊張與急迫,給舞蹈帶來了一定形式的組織力和戰斗力。讓音樂曲調往往多曲折、音節高亢。除此以外,不可忽視的是黑龍江流域的宗教文化給音樂文化帶來的深刻影響。這種影響的豐富性讓人懷疑黑龍江流域的音樂文化受宗教影響為最主要的原因,這讓我們不得不探查薩滿教對音樂文化萌芽初期的一系列影響。

二、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成熟期

遼金音樂是黑龍江流域音樂文化成熟的標志,在音樂流傳的過程中,音樂既是民間的音樂,同時也是貴族的象征,在黑龍江流域少數民族的部族首領中,幾乎都是能歌善舞,甚至歌舞音樂成為了貴族的標準,有能力者的標簽。這對我們研究音樂文化的成熟內涵具有十分重要的啟發性。黑龍江流域的古代音樂文化之所以能夠在遼金時期達到一個成熟的巔峰,其主要原因還有就是中原音樂文化的不斷融入,讓單一的民族音樂變得更為充實、更為生動。隨著戰爭的發展,領土的擴大,文化也在不斷進步。一個音樂文化形式能夠達到空前的高度, 能夠有利于音樂不斷成熟,需要的就是一個穩定的政權的保障,只有這樣才能夠創造出更好的歷史發展環境,助推音樂文化的不斷形成規模優勢和形成穩定的發展節奏。對于此,我們總結了流域音樂文化成熟的三個標志:其一,音樂文化的發展在遼金的貴族中有著巨大的影響力,貴族文化推動了遼金音樂文化的成熟;其二,音樂文化多起源和培養于少數民族的生產生活,穩定的發展環境為音樂文化的成熟起到了基礎作用;其三, 音樂文化的主要內涵在于交流, 在于文化基礎,隨著中原文化的不斷涌入,中原音樂不斷融合,讓黑龍江流域的音樂文化真正有了發展的契機,真正有了成熟的可能。基于上述三個方面的內容,遼金音樂文化的成熟也就不難被理解。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發展契機,才出現了一批非常著名的音樂文化作品。根據遼金《樂志》記載,大鼓、梆子、蓮花落、評戲等等音樂形式不斷成熟,出現了如《繡紗燈》《雪梅吊孝》等優秀作品。

三、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發展期

隨著中原文化的不斷融合以及朝代的更新替代,黑龍江流域的古代音樂文化進入了新的發展周期,這個時期也奠定了黑龍江流域音樂文化真正地走向音樂殿堂,融入音樂系統的重要基礎。比如東北大秧歌、花鼓、神曲、小調等等內容都是非常具有民族特色,但是卻具有豐富的藝術表達形式,既有樂器上的進步,也有曲調上的統一,這讓黑龍江流域古代音樂文化的發展呈現出了非常多姿多彩的發展前景,既保留了民族的特色,又吸納了諸多的先進內容, 成為了明清時期音樂文化形成的最終內涵。 總的來說,黑龍江流域的音樂文化及音樂作品以其獨有的姿態和特征,充滿雄性陽剛、淳樸自然的藝術品質,為中國的音樂文化填上了濃重的一筆,為豐富的音樂文化積淀提供了豐厚堅實的基礎。

參考文獻

[1] 姚剛.遼金以前東北古代民族的音樂 [J].牡丹江師范學院學報,2002, (5) .

[2] 劉曉寧.黑龍江漢族民間音樂與流人音樂文化 [J].神州,2011, (5) .

[3] 江明悼.民間音樂,從原生到成熟——論漢族傳統民間音樂的內質特征 [R].中國音樂學,2007.

作者簡介:苗芳舒(1988.6- ), 女, 黑龍江人, 碩士, 研究方向:藝術學理論

扑克牌尺寸